misscity第10期新鲜出炉,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2011-04-01]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 > 艺术潮 > 正文
 
改变全世界建筑的极简美学世界
发布时间:2013/11/17 来源:misscity 摄影: 点击率:1631

在极简主义美学的世界里,有一句话被奉为至高标准——“少即是多”。这个钢铁和玻璃建筑结构之父密斯·凡德罗提出的建筑理念影响了整个世界各个领域。

密斯的全名为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18861969)是二十世纪中期世界上最著名的四位现代建筑大师之一,在四个建筑大师中,他对建筑文化和建筑理论的影响最为深远,他几乎改变了“世界近2/3城市天际轮廓线”。密斯·凡德罗通过对钢框架结构和玻璃在建筑中应用的探索,发展了一种具有古典式的均衡和极端简洁的风格,建立了一种当代大众化的建筑学标准。他的作品特点是整洁和骨架露明的外观,灵活多变的流动空间以及简练而制作精致的细部。

密斯·凡德罗出生在德国亚琛,这位著名的建筑大师并未接受过正规的建筑学教育,甚至没有正式的高中学历。他自小便在雕塑店跟随父亲学习石匠工艺,这段时间的学习,让他自学掌握了熟练的绘图技巧,并对材料的性质和施工技艺了若指掌。后来,密斯·凡德罗搬去了柏林,加入了Bruno Paul的工作室。随后,他在彼得·贝伦斯的设计工作室度过了对他以后的设计理念影响深远的4年。柏林的建筑艺术氛围使密斯·凡德罗飞速成长,并很快为德国的上流阶层所接纳,在最初,他也跟随着当时的潮流以传统德国建筑设计为主。

“少”不是空白而是精简,“多”不是拥挤而是完美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社会除了倡导节约的风气外,理论家也大为批评过去古典复兴样式建筑是欧洲贵族奢华浪费的实证。这期间,密斯·凡德罗完全放弃了以往的传统建筑风格手法,原本传统建筑上常见到的严谨装饰和花纹以及局部的修饰都被其摒弃,改以功能为主。

    二十世纪是钢的世纪,电的世纪,当钢铁和玻璃广泛应用于建筑之前,一批思想先进的建筑师走在了运动的前列,毫无疑问,密斯·凡德罗正是一位前行的佼佼者。1919年凡德罗大胆地推出了一个全玻璃帷幕大楼的建筑案,让他赢得了世界的注目。在建筑上大量运用玻璃结构也成为了凡德罗早期作品的显著标志,更使其成为了玻璃幕墙的缔造者。

    1928年,密斯•凡德罗提出了“少即是多”的设计哲学,用极为大胆、简单和完美的手法进行设计,将建筑学的完整与结构的朴实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凡德罗的许多作品都达到了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境界,不少作品结构几乎完全暴露,但是它们高贵、雅致,使结构本身升华为建筑艺术。
    范斯沃斯住宅 淋漓尽致的设计哲学体现

密斯•凡德罗遗留下来的作品并不算多,虽然“少即是多”这个设计哲学始终贯穿在他的作品中,但是1950年落成的范斯沃斯住宅将这一理念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

1945年,美国单身女医生范斯沃斯花了大价钱请来密斯•凡德罗为其建造一所房子,并坚称“自己对艺术很支持”。出于艺术家的天性,凡德罗很自然的想把自己的每一个作品都打造成经典,范斯沃斯夫人对艺术的支持无疑给了他足够的底气,在这座房子上,凡德罗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自己建筑理念,建造出第一个用玻璃作幕墙的房子。

这座用钢和玻璃建造的小住宅,座落在帕拉诺南部的福克斯河右岸,长24公尺,宽85公尺。8根工字型钢柱牢牢地夹持住一片地皮和屋顶板。密斯•凡德罗用大片的玻璃取代了阻隔视线的墙面,只有在中央有一小块封闭空间,里面藏着厕所、浴室和机械设备,此外再无固定的分割空间。凡德罗对这座建筑构造的细节部分都做过精心的推敲,把它做成了一个看起来非常精致考究亮丽的玻璃盒子。从外观来看,这座建筑简洁明净,晶莹夺目,有一种高雅别致的味道。由于玻璃墙面的全透明观感,四周风景尽览眼底,与周围的环境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

    尽管范斯沃斯住宅在居住者隐私权上备受争议,但是并不妨碍这座艳丽非凡的“水晶宫”成为密斯•凡德罗的不朽之作。
    上帝就在细节之中

在密斯凡德罗“少就是多”这一建筑理念中,纯净形式是其理论推导之一,即用简洁而抽象的方体,删除一切装饰,落成一个光溜溜的方盒子。但是这种建筑的形式必然会处于一种生硬和粗糙状态。为了弥补这种建筑形式上的不足,密斯的手段就是利用技术和材料的细部特性来发展自己的理论主张,并由此提出“上帝就在细节之中”。

玻璃美学的特性便是上述密斯利用细部特性的手段之一。这种手法可以从玻璃的反射作用及质感这两个角度来看。

在大量的玻璃模型实践中,密斯认识到,玻璃的美学性能在于反射,不在于体量关系。密斯用“材料的非对称创造了视觉的对称,自然光线反射到顶棚上,看上去有一种天空的感觉,空间似乎在漫无边际的扩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密斯的建筑具有非物质化的倾向。  

除了利用玻璃的反射作用,密斯对其他材料的反射也颇为青睐,比如抛光的大理石和镀鉻的金属。其次是玻璃的质感。在巴塞罗那德国馆这座小建筑中,就是用了4种玻璃制品:酸蚀玻璃、深灰色平板玻璃、白色平板玻璃和绿色镜面玻璃。可见密斯对玻璃质感微妙差异的重视。

空洞和虚幻的意象——巴塞罗那德国馆

密斯在突出细节上的另一个手段便是利用建构的特性也就是表现钢结构和玻璃、钢结构之间的连接问题。在密斯设计的建筑中,考虑到钢结构的构建耐火性差,必须在结构性钢构件用混凝土耐火材料包裹起来。为了“忠实”地反映内部结构体系,在耐火混凝土的表面再附上一层钢板来再现钢结构的梁构件。这一点从巴塞罗那德国馆以及吐根哈特的建筑中均能体现。

巴塞罗那德国馆建筑的柱子是在组合式的核心钢柱外另外再包裹镀鉻钢皮。另外,巴塞罗那德国馆的柱子既没有柱基,也有意略去了柱头,两种处理手法都在突破传统的柱子安全坚固的意象,使建筑支撑结构概念抽象化,突出建筑物的轻快轻盈的现代化工业意象。柱基的隐去弱化了柱子的结构性的受力作用,使结构性柱子蜕变为视觉上的一个立柱(构造柱)而已。柱头的简约使得传统的梁柱连接关系消隐在视觉外,惯常的梁柱之间的受力在视觉上也就被取消了(其实最终还是隐含在结构中),这样传统的意象进一步被取消。这样,屋顶的重量感消失了,好像是飘浮在柱子和隔墙上空。巴塞罗那德国馆地面是意大利灰岩大理石,顶棚光亮的涂料饰面。隔墙要么是抛光大理石贴面要么是玻璃支撑,使得巴塞罗那德国馆处处弥漫着不确定的虚幻意象,建筑的坚固感消失了,一切都是轻盈和欢快的。正如有的评论家所说的那样,巴塞罗那德国馆的空间处处弥漫着空洞和虚幻的意象。 

时至今日建筑评论界仍将这种具有表现主义倾向,提倡忠实于结构和材料,特别强调简洁严谨的细部处理手法的建筑,称为“密斯风格”。密斯•凡德罗极简美学从来都不是一味的简单,而是精简到完美,在没有把一切形式都精简到最纯净的地步之前,绝不停止

本文发表于《Misscity壹平方》2013总第五期 艺论  /黄佳 

 
 分享到:
 
虎意盎然——胡晋的写意虎 [2015/12/22]
“天人”瓷境 [2015/7/7]
改变全世界建筑的极简美学世界 [2013/11/17]
时光收藏者的痴狂人生 [2013/11/17]
 
土火斋瓷器精品展
中国传统壁画作品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合作伙伴 | RSS
RSSCopyright ©2010-2010 city1m2.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