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ity第10期新鲜出炉,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2011-04-01]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 > 艺术潮 > 正文
 
残之美——犍陀罗雕像残件
发布时间:2013/7/11 来源:Misscity壹平方 摄影:张世高 点击率:2607

    犍陀罗,佛像艺术的起源地。在此出土的古雕刻残件造型独特,风格明确,残缺中呈现出一种独特的美感。对这些残件的收藏研究,不管是在个人还是学术层面上,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当我们谈起收藏品,很多人脑中的画面都是价值连城又有些脆弱不堪的古玩。在中国,陶瓷、玉石、书画、明清家具等等都是收藏界的主角。收藏的标准里,完整度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因素,甚少有人喜欢收藏残件。

同时,也因为价格、拍卖权限和审美水平等因素的限制,导致高古物件的收藏圈子很小,喜欢收藏古雕刻残件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应金飞就是这不多的喜欢收藏古雕刻残件的爱好者之一。
   
    “今天一个位朋友又发了几个重量级的犍陀罗雕像。”应金飞拿起手机翻找相册,画面中是一个完整的佛像头部,雕刻的线条、发髻样式和胡须造型,都在说明这是一个很典型的犍陀罗艺术雕刻。应金飞口中的朋友指的是某个网上的卖家。去年年底,他从这个卖家手中入手了70多件件犍陀罗雕刻残件,有的只有人脸的一个鼻子和嘴巴,有的是边角磨损的手等等。

全部都是残件,但他爱不释手。


犍陀罗之佛

犍陀罗,古国名。《大唐西域记》记载:健驮逻国(即犍陀罗),东西千余里,南北八百余里,东临印度河。

犍陀罗佛教艺术发端于印度孔雀王朝第三代君主阿育王,他曾派遣教师到此布教。受此影响,古国国王后来皈依佛教,在都城广建寺塔,造立佛像,开启了著名的犍陀罗佛教艺术。

但在学术界,真正从佛教艺术的角度,深入研究犍陀罗也不过是近百年间的事情。

公元1世纪到公元6世纪是犍陀罗佛像艺术的辉煌期,受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影响,犍陀罗佛像艺术兼有古代希腊艺术和印度艺术的特点。早期犍陀罗佛像堪称翻版希腊神像,五官立体感凸出,高鼻梁,鼻孔深入,嘴角深陷;头发从束发形发髻演变到螺发状肉髻;服装常见为希腊罗马式的通肩衣,一块无袖布从右肩搭到左肩,手的造型常为向下抓着衣角……

从雕刻材料上来看,石雕最为常见,通常使用绿干枝岩和灰色云母片岩,还有公元3世纪普及的灰泥。《CANS艺术新闻》多年前曾刊登文章《犍陀罗佛像的缘起与造型艺术鉴赏》说:“金属材料则因制作工艺复杂,金属价格昂贵导致订单的差别,故传世金属造像极为稀少,偶有出土也因为印度河流域附近土壤潮湿,铜质受到侵蚀而已失原有的样貌。”

也因为年代久远,犍陀罗雕刻出土数量不多,应金飞收藏的这一批,年代跨度有五六百年,造像材料丰富,出土地址也不尽相同,他觉得很有可能是被原有藏家整理过的。

和很多出土文物一样,这些残件不少还带着泥土。在收藏者看来,那一层没被清理掉的“皮壳”,保持了物品出土时的状态,反而增加了作品的审美趣味性,为藏品加分。

历史上犍陀罗地区曾屡遭洗动,在我国唐代玄奘大法师到达此地时就已经荒芜不堪了。所以,后来在犍陀罗的废虚中发现完整的雕刻就非常稀少,而且欧洲的博物馆几乎掏空了那片土地的艺术品,因此,这部分文物一般并不完整,不是肢体残缺,就是身首分离。

应金飞认为对雕刻而言,残缺本身就是一种“完整”,对于这些藏品的残缺:“很多人的做法是把不完整的物件修完整,但是我更喜欢保持出土时的原生状态。一件残缺的作品,时间的厚度特别明显。后人补过就觉得这个物件离现在很近,少了很多故事。我们常说到的一个词是:敬畏。我觉得我们没动它才会敬畏它,如果太轻易去动,就没有了足够的距离让你产生敬畏感。”

收藏的价值与意义向来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人们常常拒绝自己审美习惯之外的内容,异域高古物件对绝大部分人来说都是陌生的,更何况是数量极少的犍陀罗雕刻残件。收藏犍陀罗雕刻残件的人多为艺术从业者,如果你有时间和精力对这些收藏品进行深入的研究,自然就会有更多的收获。在学术研究上,有实物的接触,研究的角度和深度自然也会不一样。


   
   
残件的艺术

应金飞在滨江的工作室摆满了“老物”,这里放满了明清家具、高古造像残件、陶俑等藏品,铁门一关,门外烟尘纷飞的施工现场和门内一派古旧时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卖家帮我做了底座,但是我不满意,颜色不对。”进门不久,应金飞就反复提起古雕刻残件的底座问题,总会微皱着眉头说:“这个手很美,就是底座不好看。如果用和雕塑同一色系的或深色的,肯定能好看很多。”那是一只残缺的手臂,衣袖延伸至手腕,横向线条根据手臂角度变化出不同的间距。手掌自然向下轻轻抓着衣角,虽然石刻表面已经伤痕累累,但整个雕刻给人非常柔和的感觉。底座是红褐色的木板,石刻截面被固定在板上。正如应金飞所说,看似巧妙,但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这残件的美感。

2007年,应金飞到埃及看到了很多大型古雕刻,2009年还去了希腊国家博物馆,他对那些完整的雕刻不是特别有感觉:“像说话一样,如果全部都表达得很清楚,就会觉得没什么意思。反而那里的雕刻残件,一小部分脸部或者是一个头,看了却觉得特别有感觉。”

他不会刻意追求物件完整度,反倒觉得残件的审美非常丰富。在他看来,并不是完整的就是好的品相,“如果当初做这件作品的艺术水平足够好,那么这个水平面我就定义为好的品相,哪怕我只是收藏了局部也是好的品相。”

应金飞的个人创作深受其收藏品的影响,他创作过一组“残颜他(她)们”的肖像作品。这组作品的水彩稿获“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优秀奖”,制成版画后又获得“ 回望中国——辛亥革命综合美术大展优秀作品奖”。他在水彩稿的基础上,用沙皮打造出石头的粗糙质感,选取每个人物脸上最有特征的一部分,并有意将眼睛弱化,(这和雕刻相类似,雕刻作品并不通过色素来刻画眼睛,而是在同一个明度下表现立体感,因此,眼神的感觉就有所弱化。)有的故意去除头发或脸的一角,形成一种残缺的美。


Q: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开始喜欢收藏残件的?

A:研究生毕业后,和系里几位同事玩家具,同时又经常带学生的毕业考察,到各地观赏石窟、壁画、博物馆,所以才慢慢喜欢起来。但并不是一开始就喜欢残件,因为你实际上不太可能找到完整的、或者你见到也拿不动完整的东西。

Q:这批犍陀罗残件是怎么收集到的 ?

A:这批东西朋友在网上发过一部分。后来全部让给我了,实际上我的东西很多都是和我弟弟一起收藏的。

Q:对你来说这批犍陀罗残件有什么收藏意义?

A:首先是通过这些收藏,你可以接触到年代久远的艺术,这种拿在手上但又非常遥远的一种时空错觉,特别有意思。譬如这一件脸部残件,当你拿在手上时,你会验证自己所知道的知识,你可以近距离去看他们的造像风格。当你亲手触摸到这些物件的时候,知识的验证和新知识的摄入都非常直观。触摸实物和书本上甚至博物馆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Q:你在什么情况下看这些藏品最美?

A:所有的雕塑作品的欣赏对光线要求都不低,有时候拿在手上的质感、重量感受都能影响你的审美感受。我常常到了这个工作室,心情就会好很多,觉得很充实。

Q:身边的人对你这一收藏有何评价?

A:我只是一个业余玩家,离真正的玩家还差很远的。我弟弟经常会说我收东西不够大胆,他总觉得一定要买最好的,但我会逼自己冷静一段时间,所以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玩家。

Q:会急于和朋友们分享你对这些藏品的想法吗?

A:其实我现在收藏之后很少和外界交流,前几年我还经常在雅昌网上和别人交流,现在都比较忙,我收了喜欢的东西也不太和别人交流了。

Q:收藏了这么久,遇到的同道中人多吗?他们身份都和你类似吗?

A:犍陀罗雕刻收藏的人很少,上海和北京有一些人在玩,大多数都是搞艺术的。整体来说,中国高古的物件价钱都没有起来,因为国内是不允许拍卖出土的东西,只允许拍卖传世的东西的。当下中国人喜欢最多的是明清时期的东西,比如家具、玉器、瓷器等等。所以犍陀罗的玩家就更少。残缺其实是一个很其次的因素,因为在唐玄奘去犍陀罗地区的时候,很多雕塑就已经被毁坏了,能保存到现在的完整犍陀罗雕塑少之又少。

本文发表于《Misscity壹平方》2013总第三期 雕刻时光  /蒋艳芳  摄影/张世高

 
犍陀罗 残件 艺术
 分享到:
 
循美之形 餐美于内 [2013/12/2]
我有一家小店 [2013/12/2]
残之美——犍陀罗雕像残件 [2013/7/11]
被打口的音乐 [2013/5/22]
一名编程师的平台玩具情缘 [2013/5/17]
 
土火斋瓷器精品展
中国传统壁画作品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合作伙伴 | RSS
RSSCopyright ©2010-2010 city1m2.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