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ity第10期新鲜出炉,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2011-04-01]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 > 艺术潮 > 正文
 
“天人”瓷境
发布时间:2015/7/7 来源:Misscity壹平方 摄影: 点击率:1410

 自古以来,国人尚青爱玉,“温润如玉”大致是对一个人品行的最高评价。而对这形色之体现,又以青瓷为最。

青瓷,因器表均施有一层薄薄的青釉而得名。历代所称的缥瓷、千峰翠色、艾色、翠青、粉青等瓷,都是指这种瓷器。史上著名的唐代越窑、宋代龙泉窑、官窑、汝窑、耀州窑等,也都属于青瓷系统。自古至今,青瓷作为传承千年的瓷器,其釉色与质地之美,亦如巧夺天工的人造美玉,令人为之倾倒。

龙泉青瓷自出现以来,历南宋直至明代早中期,一直兴盛不衰,产品上达宫廷、文人,下至平民大众,乃至海外各国,其生产规模极大且不乏精品。有碗、盘、碟、杯、钵、执壶、灯盏、渣斗、熏炉等实用瓷;笔筒、笔架、瓷砚、笔洗、印色池、镇纸等文具瓷;花瓶、人物、挂盘等陈设瓷;香炉、烛台、佛像等供瓷;鸟食罐、象棋等娱乐瓷,以及祭器、冥器等一应俱全。

总体而言,南方青瓷,一般胎质坚硬细腻,呈淡灰色,釉色晶莹纯净,类冰而似玉,其中又以龙泉为帜。

提到龙泉,往往会想到两样东西:龙泉宝剑和龙泉窑青瓷。众所周知,他们是龙泉的代表物,都经烈火的阵痛而生,但却造就了完全相反的两种脾性。宝剑经烈火而至刚,陶土经窑变而至柔,一刚一柔,相得益彰。青瓷之美,重釉色,重器形,贵在简洁,它是清泉水与紫金土的结合、人与泥胎的相容,而其最高之意境,谓之:“天人相合”。

李震,高级工艺美术师,丽水市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青瓷世家第五代青瓷传人。20年来在研究宋代官窑青瓷支钉烧制技术上取得成功,以青瓷造型工艺特征及名贵釉料配制烧成获得专家、藏家的一致好评。

其青如玉

龙泉窑青瓷的魅力在于它的迷人釉色上,龙泉窑釉色苍翠,往往呈现胎色,瓷釉厚润,装饰上很少刻花、划花,而流行用贴花、浮雕。典型的龙泉瓷釉层较厚,釉色青翠,光泽柔和,釉层中有气泡,分布大且稀。以粉青和梅子青釉为代表,色泽一浅一深,在青釉瓷中独树一帜,别具风范。

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曾经说过: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龙泉自身悠长的青瓷史带来了大量的古青瓷残留,给龙泉青瓷工艺大师们以借鉴和模仿学习的原始素材。其中,以精研仿古青瓷技艺著称的李氏瓷器更是“获益良多”。

龙泉李家青瓷追仿古代的器型釉色,到李震这代几近极致。“对瓷器技艺的把握和情怀的表达,只有通过对古人瓷器研究的代代积累,技艺才能传承。”在李震眼中,宋时釉色的圆润饱满,以及其中所包含的技艺与工匠情怀,是现阶段的青瓷远远未曾企及的。

在李震的陈列室里,相比他的作品,更让人触动的是瓷文化的历史流长。他从全国各地古窑址寻找古瓷器,收集来无数古瓷片进行陈列和研究,从实物中寻找青瓷古技艺的影子。爱瓷者皆醉心于李氏独一无二的完美釉色,却不知这般“雨过天青”的色彩是李震在收藏的残品中,经过两年的不断研究和调制才形成。“龙泉青瓷现在仍是走在一个模仿学习的阶段,我们是在仿古之中精益求精,算是才学到古人的一点皮毛。”

龙泉窑李氏青釉独特釉色的形成是李氏青瓷几代人对宋代文化孜孜追求的产物。甄别青瓷,首先要看釉色,李震告诉我们:“在1300℃左右的高温下烧成时,釉的流动性大。”因此,在器物的刻划印花、转角、折弯等处聚釉较厚,釉色呈湖青色,釉薄的地方则显白,釉面光泽亮润。另外还要注意的是器形,“成品青瓷的器形不可能非常规整或者一模一样,好的青瓷形状为的“S”形,或者半“S”形,而且折弯处釉色流动通常相当圆润”。

李生和的五代传人一直坚持在传统工艺的探索道路上。多年的传承与日积月累使李震的青瓷技艺不断提升,也逐渐具有了自己的特色。他善用支钉烧,这种烧制技法,最大程度的保存了器物釉面的完整性,但其烧造难度大,成品率低,对技艺要求高。他的釉水更是“独门秘方”,他坚持采用传统龙泉窑的青釉,“只有用传统的紫金土,不加一点颜料,才保证釉色的晶莹剔透。”可以说,李生和瓷业的完美釉色,正是诞生于其对青瓷“复古风”的执着追求与挖掘。

哥窑青瓷的胎色有深灰、浅灰、黑灰和土黄等多种色泽,釉色更有粉青、月白、油灰、青黄的不同,而以油灰为主。

由于纹片的交错呈现各种不同的形状:形成所谓细眼者俗称“鱼子纹”;纹片细碎者也叫“百圾碎”;较粗疏的黑色龟裂和细密的黄色裂纹交错着,呈现深浅颜色层次的碎纹,叫做“金丝铁线”。不同色泽、自然的开裂现象的瓷器也深得人们喜爱。 

手工拉坯:李氏青瓷在工艺上坚持传统的制作手法,保持瓷器的原本韵味,用双手制作瓷器,通过最传统的工艺诠释流传千年的青瓷文化。

《喜结桃缘》。器形以半剖形桃子为主,近蒂处还有一片桃叶或完整的青涩小桃紧贴在口沿一边。运用自然界植物的题材,寓意福寿吉祥,同时赋予青瓷优美活泼的造型,突破几何形曲直线规律的束缚。

《江南烟雨》。以荷叶半卷为池塘形,叶中积水,或鱼,或鸭,或象,或牛,嬉戏其间,半露未露,以日常物象与水完美融合,一片烟雨水气扑面而来,将江南的闲情惬意以圆润之意完美呈现。

《龙洗系列》。“龙洗”又称“聚宝盆”,寓意多为“风升水起”。器盘底中心绘龙一条,形态不一,飞腾欲出。整器胎骨坚硬细白,釉质肥厚滋润,色泽青丽,造型优美,整体简洁分明。

王传斌,高级工艺美术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早年学习绘画艺术,后从事龙泉青瓷创作近三十年,集绘画、雕塑、刻写于一身的陶瓷艺术大师。在造型设计、生产工艺等方面独树一帜,富有个性,力求出新,追求完美。

其型无束

龙泉窑的器型多样,以盘、碗、瓶、罐、炉等日常器物多见,作为一个特色鲜明的古代名窑,除了以釉色取胜之外,独特的器型也同样成为它闻名天下的因素之一。

从造型上看,不同时代的典型器物,以及同一器物在不同时代的造型特点。青瓷之美,贵在器形之简洁。细观王传斌的作品,更别有一股简练之外的独特韵味,加上肥润的釉色,视之,如翠色欲流,触之,若美玉温润。

最初学习画画的王传斌,八十年代进入龙泉青瓷研究所之后开始学习雕塑,后来才接触青瓷方面,从此与青瓷一伴便是三十多年。日积月累之下,王传斌在青瓷器形设计上形成不拘一格的特质。荷花、牡丹、祥云、水纹、佛家“卍字”…… 似乎他用手中的画笔,将传统文化中寓意吉祥的一切事物,都在他的瓷器作品上进行排列组合并展示。他的画功与青瓷技艺结合,相辅相成下,完全跳出了固有青瓷器型的框架。

“很多人都是在仿照古代青瓷的造型,没有做出改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器型越复杂烧制难度也会增大。”王传斌在自身绘画、雕塑的艺术功底上加工创作,因此,在其作品中似乎总渗透着一股古典雅韵与现代艺术的融合气息。拿他的《莲花香薰》来说,王传斌没有打算塑造一个传统的香炉样式,而是以莲花为原型,烧制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器型,用他的话说,其间“不知烧坏了多少才能出这一件成品。”其栩栩如生,令人惊叹。

“以前的经验告诉我们,青瓷强调简洁无饰,追求平淡恬静,但太简单又会失于变化。”所以,一方面,他通过自己的艺术头脑不断进行新的器型设计,另外他还巧妙的在器身上做一些装饰:“把现代的金银用雕缕的手法附加在青瓷上,再加上许多青铜与民俗纹样的花纹和图案,青瓷的表面肌理和色泽上就有了新意。”而这些,就是王传斌金属穰嵌陶瓷作品“金镶玉”系列的诞生理念。

“金银可以代表现在的高贵,青瓷如玉代表高洁,取名为‘金镶玉’一方面是陈述,另一个方面是二者结合而成典雅。”《金镶玉》将金属与瓷器两种性质与形态完全不同的物质完美糅合,虽然增加了工序的复杂程度,但在这份掩盖的执着下,更有一种浑然天成与思考在其中。

“很多作品都是在不断的尝试和修改之后才会成型,一件作品从图纸设计到烧制成功需要经过很长的时间,可能要几个月,也可能要半年甚至更久。”在青瓷的设计和制作上,王传斌有一份自己的“固执”。“不像景德镇那么细致的分工,拉坯的只管拉坯,上釉的只管上釉,我的每件东西基本上都是由自己来完成的。”相比之下,王传斌更喜欢亲手去表达和实现自己的想法,习惯每一件东西亲自去做,每一道工序都亲手把关。所以,当问到他如何保证作品的完美器型与高成功率时,他微笑着告诉我们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无他,唯手熟尔!”

Tips:王传斌的最大特点与固执在于,他几乎会为所有作品设计相匹配的盖子,要做到同体烧制且保证高契合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辨别王老师的作品可以留意两点:

1,作品完整度(盖子);

2,盖子和器物的契合度,转动盖子,细微沙沙声且有温润感而非尖锐摩擦声。 

手工修坯:与其他人修补全干胚体不同,为了达到最好的修胚效果,王传斌通常会保持胚体湿度,在胚体半干状态下开始工作,并且对每一件作品亲自反复修饰,这也是他高成品率的重要原因之一。

《金镶玉系列》。王传斌罐系列代表作品之一,分为金、银两种镶嵌原料。罐体两侧各有两个金属穿孔,相互对应,同时加以金属提环,以便于提携。整个罐体、罐盖与镶嵌金属需按步骤分三次入窑烧制,方可彻底成型。此器釉色青翠,与金属色翠绿相间,更觉古雅端庄。

《紫口文房》。王传斌青瓷文房用品代表作之一。器型上,紫口文房不同于以往文房用具样式,整体圆润造型突破了传统的形式框架。施以粉青釉色,淡淡的粉白色,如半透明的青玉一般。

青瓷作品:《太湖印象》。取于王传斌偶经太湖,恰逢风起,吹动波纹阵阵,湖心石迎波而立之意,罐体内凹,以代湖水。一罐之上,可见湖中天地。《太湖印象》之形与色,让人似能体悟湖水、微风、孤石之清静。

 

为了调制出更好的釉色,李震仍奔波在全国各地收集瓷器的道路上;为了设计出更多像《太湖印象》一样有新意的器型,王传斌在旅行中不断从自然中汲取灵感。在传承青瓷的过程中,注入个人的思考与情感。从大自然中寻找灵感,在青瓷中找到自然之美与泥土表现的契合,捕捉心中那份远离“现代文明”的一方自然景观,将山川河流、风雨云雾的记忆片段,在作品中一一表现出来,才是青瓷最自然之美。

当代青瓷在原材料和釉色的处理方面都胜于过去,烧制出的当代青瓷更细腻、温润,更近似于玉质,改变了瓷器的整个面貌。从烧制方面来说,过去柴窑烧制温度不均匀,现在用液化气炉烧制,受热均匀,能精确达到烧制温度和要求。此外,青瓷的造型和器型也在不断变化,更符合当代人的需求和使用。

经过龙泉无数人的努力,现代龙泉青瓷在继承和仿古的基础上,更有新的突破,成功研究出紫铜色釉、高温黑色釉、虎斑色釉等釉色。在装饰工艺上,开发出青瓷薄胎、哥弟窑结合等形式,瓷器艺术创作,文房瓷具、工艺瓷和日用瓷等类型也变得越来越普及。

当代艺术品的发展慢慢开始显示出这样一种趋向:越来越注重意境,注重心灵的展示,注意情谊的表达。每个青瓷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反映到作品上,各不相同,各有特色。独一无二的特性、典型的东方神韵,能够满足中国人喜欢追求极致美感的习惯。它干净、含蓄、包容,没有瑕疵,又留有想象空间,让人百看不厌,越看越有韵味。而这几点,才是能够称为龙泉青瓷的最珍贵之处。

 
 分享到:
 
虎意盎然——胡晋的写意虎 [2015/12/22]
“天人”瓷境 [2015/7/7]
改变全世界建筑的极简美学世界 [2013/11/17]
时光收藏者的痴狂人生 [2013/11/17]
 
土火斋瓷器精品展
中国传统壁画作品展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合作伙伴 | RSS
RSSCopyright ©2010-2010 city1m2.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