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city第10期新鲜出炉,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2011-04-01]
登录 |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 > 首页大banner
 
印刚 影院战略家
发布时间:2015/12/21 来源: 摄影: 点击率:3675

印刚身上保留着八十年代知识分子的影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但是说起感兴趣的话题就难以打断。他如今的身份是比高影院的CEO,在此之前,他做过影院设计师,担任过华纳兄弟国际影院公司中国区设计及发展总监,万达影院帝国的前42家门店皆出自他手,从1999年至今,他设计、建造以及运营的影院超过300家。他一直认为,中国电影这么大的市场,如果只有一两家院线,就完蛋了。

印刚 影院战略家

印刚走进比高影院大门的时候,飘落的细雨正给八月的运河码头蒙上了一层琼瑶式的烟雨朦胧。这里原本是杭州一处旧船厂,紧挨着京杭大运河,政府的公共改造将它变成了一个商业园区。

影院的电子钟上,时间停留在1030分,摆放在影厅四周的圆桌旁,已经聚集着三三两两等待上午场电影的人,印刚径直走向我们,握手,然后坐在一旁,擦拭着眼镜,语气夹杂着一丝懊恼,“我等出租车用了四十分钟。”他示意采访就在此处进行,丝毫不在意他身后的大屏幕上,汤唯与刘青云《三城记》的宣传片震耳欲聋。

杭城价格战


比高影院的大门外竖立着一幅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让电影回归大众”的宣传语,不够时髦,甚至有些矫揉造作。毕竟2014年中国电影票房总额高达300亿,今年预计会超过400亿,可以说这是中国电影市场从未有过的辉煌时代,而在2002年,这个数值甚至没有超过两位数,只有可怜的9.8个亿。

“看上去大家都在看电影,但是你知道韩国去年的票房是多少吗?108亿,他们只有4000万人口,而中国的数字是13亿48百万,人均消费水平只有29.67。”印刚语气激动,他评价国内电影市场虽然是“蒸蒸日上”,但和“欣欣向荣”差得远。票价问题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不是人人都愿意花50100块去看场电影。”

比高刚进入杭州市场时,恰逢《泰坦尼克号》3D版上映,当时全杭州的影院结成联盟,票价上限120,下限70,“我们就不参加,就卖35!”当时的比高似乎在扮演一名搅局者,破坏市场行规。“你想象得到他们对我们的态度。”但是印刚认为事不能这么看,“杭州各大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只有20%,不降价怎么提高!”他回忆之前为成龙的耀莱影城做CEO时,在北京平均票价仅为42元的情况下,举行了一场票价只有20元的团购会,3天就卖了55万张票。“其实降低票价根本不会影响影院利润,因为观影人数上升了。”

杭州的影院联盟对比高的围攻态势并未持续很久,因为他们发现“比高不只在杭州,哪怕是北京上海也是这个价格。”这场价格战的最终结果便是杭州各大影院纷纷开始降价,如今30元以下的票价比比皆是。印刚靠在椅背上,神情放松,“你知道比高的上座率有多少,50%!”

万事开头难

这其实不是印刚第一次面对争议,97年他以影院设计师的身份回国,为大连奥纳和平广场的影院提交了一份包含巨幕厅与贵宾厅在内共10个厅的多厅影院的设计方案,“我一路经过香港、广州,途径上海,最后达到大连,每到一处,看见的都是那种老旧的影院设计,就是只有一个厅,能容纳8001000人的那种。”

他最后得到的答复是“这不符合中国国情。”直到今天,他依旧觉得匪夷所思。

后来印刚拉着奥纳的投资人飞去他在迪拜做的影院。他们周五晚上到达,把6个小时的时差抛在脑后直奔影院。那个场景依旧清晰地留在印刚的脑海里:“当时是中国凌晨4点,大连电影中心的总经理拿过我的电话,在影厅里兴奋地打回国内,声音巨大,他说:‘自己做了四十年的电影,从来没想过电影院还可以这样。’”那时,那个电影院有14个厅。

 “其实他们并不了解影厅为什么要从单厅发展成多厅。”印刚摇摇头。最早的电影采用非安全胶片,需要通过碳棒燃烧它进行电影放映,100场后胶片就会耗尽,所以影厅必须设计成1000座以上才能收回成本,之后柯达在70年代生产出安全胶片,加上氙气灯的应用,影厅可以缩小到300座,大约300场可以收回投资。另一个原因是改革开放后影片数量从1970年以前一年三四部影片激增到上百部影片,以一个厅一周放映一部电影为标准,老式影院一年最多只能上映52部影片。“但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印刚认为这就是个空中楼阁,如果碰到像《速度与激情7》这样的大片,8周都未必能够下线,一年放30部影片已经是极限。

影院的发展战略

当中国投资者真正理解多厅影院这个概念后,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但是印刚觉得晚两年接受总比彻底拒绝好。除了大连和平广场的奥纳电影城,那一年他还同时在上海徐家汇的港汇以及广州的中华广场投资建设了两个多厅影院。然而另一个问题又出现在他面前,“没人去影院。”印刚挠挠头,一直到2002年,中国大陆的整个票房也只有9.8个亿,按当时的汇率折算成美元只有1个亿,“大家看的都是盗版光碟,投资影院就是个坑。”

不过印刚依旧跳进了这个坑,而且把华纳兄弟拖了进来。他认为电影市场的低迷并不源自盗版猖狂,而是影院的数量和质量跟不上时代。“如果有好的影院,大家肯定不愿意去看光碟,因为效果完全不同嘛。”随着中国逐渐放开外资投资限制,将北上广深等地作为试点城市后,印刚在2002年以华纳兄弟国际影院公司中国区设计及发展总监的身份将华纳引入中国,与一些非电影行业的企业合作,建起了华纳万达、华纳金逸等一批多厅影院,“我当时告诉华纳,中国市场潜力巨大,再不进来就晚了。”然而就在印刚认为一切都步入正轨的时候,随后的一场风波,让他差点前功尽弃。

2006年,华纳兄弟宣布退出中国市场,说起原因,印刚倒也不避讳,除了商业合作的问题,还有政治上渊源。华纳兄弟属于时代华纳这个美国最大的媒体集团,旗下的CNN在乌克兰2005年的“橙色革命”中扮演过煽风点火的角色,“可没想到它后来还想折腾中国,结果中国政府直接禁止了时代华纳在中国所有的业务。”

当时印刚正在负责华纳与万达的合作项目,建造四十家影院。华纳的撤出让万达的王健林非常头疼,思量过后,他决定不随华纳离开中国,帮助万达将影院建成。印刚扶了扶眼镜,“那时候华纳兄弟差点没告我。”幸亏他当时对全体员工告别时说的话被录了下来,“我没有说华纳一句坏话,让手下的员工跟着华纳好好干。”

印刚留下后,给王健林做了一个承诺:四年之内让万达影院成为全国第一,将它的红旗插上海南岛。他笑了笑,说起一个秘密,“我帮万达做的第42家也是最后一家影院‘海口万达’之所以会在那里,是因为王健林是第四野战军出身,这只部队当年打仗的路线就是从东北打到海南岛。”

这之后印刚告诉王健林他要结束与万达的合作,随后他又把华纳上影、华纳金逸这些即将垮掉的影院全都运营起来,紧接着弄起了左岸影院,还去了成龙的耀莱做了两年的CEO,直到它上市后,印刚来到了周星驰的比高。谈到这么做的原因,印刚说自己经常会阅读毛泽东的《有关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之类的书籍,这让他在做电影院时,总会想到城市的布局甚至国家的布局问题,以及电影会对中国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如果只有一两家院线就完了。”

99年到现在,印刚做起的影院超过300家,全国观影人数排名前十位的影院都出自他手,前200名的影院更是超过一半,他特自豪地说,“像上海的港汇,连续五年排名中国第一!”但是华纳的事情依然让他觉得很可惜,他一直认为如果有华纳带头,本来可以用两三年的时间,在华北、华东、华中、华南、西南、西北建设起十家左右的院线,“就像中国的各大军区一样”,每个地方都有一个比世界级的超级院线,再搭配一个地方院线,“这样中国的影迷才有足够的地方看电影。”

电影&原子弹

印刚习惯反思。国内电影市场票房每年高达30%的增长,在他眼中其实并不值得大书特书。“杭州年销售额超过300亿的企业大把抓,电影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其实真的可以忽略不计。”在美国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看清了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其实并不太重视文化产业。”按他的说法,文化产业在美国的行业排名仅仅是在能源、机械制造以及IT业之后,完全是因为“他们知道文化输出远比军事占领更有效。”

印刚仍然记得第一次海湾战争后,整个中东地区对美国的态度分成两派,一部分感激涕零,一部分咬牙切齿。他说好莱坞当时拍出一部大片《拯救大兵瑞恩》,迪拜的影院里,无论是反对美国还是拥护美国的当地人,“看影片的时候都是痛哭流涕。”这让他很震惊,第一次发现电影的力量如此强大。

“首先要重视文化产业巨大的影响力,特别是电影这样典型的文化创意产业。”印刚讲到这个问题时激情四射,“你看卢卡斯拍《星球大战》,结果很多美国的武器制造专家都从中获取灵感,里面的武器现在都成了现实。它其实激发了太多的想象力。”他就觉得电影是创造力的启蒙老师,中国电影能不能做好其实不仅与影片的内容是否能被观众接受有关,还有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激发国人的想象力。印刚从不觉得作为文化产业的电影只有娱乐作用,“电影的影响力比原子弹要大多了。”

影院的“点播”时代

4个小时的采访就要结束的时候,印刚提起了一件事,他今天在比高看见一位父亲指着海报长廊里《灰姑娘》告诉他的女儿,这部影片已经下线了。“互联网发展到现在,还有这种事出现,我只能说中国电影业的反应太迟钝。”印刚说起影院的未来,叹了口气,“我们要颠覆影院传统的商业模式。”他伸出四根手指,分别指代电影产业链的四个环节:制片、发行、放映和衍生产品,在他眼里,电影行业从诞生直至现在已经一百多年,依旧遵循着影院放什么观众看什么的商业模式,档期一过影片就下映。

“这种商业模式一定要颠覆过来,应该是观众要看什么电影我们就可以放什么电影,否则我们迟早一天会面临百货的困境”,印刚说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影院就像零售店,干的就是贩卖商品的事。传统商业在电商的打击下日益萎缩,王府井的百货一家接一家地关闭,电影产业不改革,下场未必好到哪里去。“你看马云做了云平台,马化腾做了云K歌,他们一直在推动各行各业变革。”但让印刚担忧的是从2014年的300亿到今年的400亿,电影票房这种高达30%的增长率麻痹了很多人,他指着大厅里的售票台,并没有几个人在排队买票,“很多影院现在都用互联网售票,比高的比例更是超过75%。”让人头疼的便是很多人以为互联网与影院的结合到此为止了,印刚觉得他们将互联网想得太简单了。

他说起吴宇森导演的《太平轮》,由于与同期上映的影片相比票房不佳,这部影片还没放透就下线了,他自己也没看到这部影片。“你不能只通过票房来评价一部电影的好坏,只能说观影人群更加细分。”但是印刚也承认,单从浙江地区看,平均每个影院只有4个厅,第一天的票房不好,影院为了利益不会再为这部影片安排档期,结果喜欢这部影片的人就看不到。“但是互联网可以改变这一切。”前不久的《大圣归来》通过微信在观众中集聚了大量的口碑,使得各大影院为它重新安排档期,印刚觉得这就是变革的开始,“过去是依靠影评家来评判一部电影,如今观众有着更大的主导权,传播途径已经改变了,观众开始自己选择想看的电影。”

不过印刚认为这只是电影院被动地改变,“真正的变革在于电影院要走向点播时代,即使是三十年《飘》这样的影片,我只要想看,电影院都应该放。”印刚今年为比高做了一系列影院,基本都在2030个厅,既有巨幕厅,也有8个座位这样的小厅,“我在三亚即将完成的影院可是有65个厅啊!这是走向点播化影院的必经之路,不然怎么满足个性化的需求。”印刚笑了笑,他说这还不是全部,“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在影院里玩F1赛车,甚至让教育走进影院,那应该很有趣。”

至于多久才能实现他的设想,印刚承认还需要一些日子,“但并不是遥遥无期”,他这么说的时候,那种胸有成竹的感觉里夹杂着一丝挑战未来的兴奋与激动,对于印刚而言,做影院就像一场战役,没有谁可以百分百地确定未来的路一定是正确的,而他这些年,一直都打赢了。

本文发表于《Misscity壹平方》2015总第9 /辛啸

(本文来源:misscity 作者:misscity)
印刚 比高电影院 周星驰
 分享到:

艺华

现任住在杭州网主持人;《misscity壹平方》杂志执行出版人兼主编;《征途》《态度》主笔,四年以来采访过几百个知名人士,是一位极具亲和力和专业主持人,同时,更提倡公益环保并付诸于行动。misscity—时尚都市网罗各位城市达人,举办各类高端休闲时尚以公益活动。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xuchaohua
电子邮箱:xuchaohua2009@sina.com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合作伙伴 | RSS
RSSCopyright ©2010-2010 city1m2.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